欢迎访问亮晶晶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金靖 :《奇葩说》里这个用力过猛的女孩,其实真的很猛

时间: 2019-04-16 | 作者:吴阿赞 | 来源: 亮晶晶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from 好看的金九粒

  每个人认识的金靖都不一样。

  最早一批认识她的人,应该是通过《今夜百乐门》。

  那个时候的她是有点精分的机场地勤培训师,在温柔女导师和暴躁狂乘客间无缝衔接,这一站,很多人记住了这个嘴上有一颗“美人痣”,笑起来眼睛里藏着两瓣月牙的女生。

  在之后,是去年的《奇葩说》第五季,她活跃在片头的辩题小片里。

  尽管每一期就短短几分钟的“高光时刻”,她像一个引路人,在最开始唤醒藏现场每一个角落的笑容,让大家轻松的迎接接下来各位辩手海量而新奇的论点暴击。

  而刚刚不久的《欢乐喜剧人》的决赛,让很多人重新认识了她。

  和刘胜瑛吴彼搭档完成的小品《好运家族》,在结尾,刘胜瑛吃到甜的橘子,吴彼手中的打火机亮起的时候,很多人感叹,“一个喜剧小品,我怎么看哭了?”

  今天,我们和这位大多数人眼中的戏精女孩聊了聊,关于她喜剧的“前世今生”,关于她生活的“戏里戏外“。

  相信我,今天会是你重新认识她的第四个关键点。

   

  很多人可能想象不到,在舞台上收放自如,看起来神经大条,甚至有时候用力过猛的金靖,其实是一个摩羯座。

  摩羯座除了闷骚内敛之外,时而敏感,这样的敏感可以帮助一个创作者最好的体察生活细节捕捉素材的同时,也会让外界无数的评价变成伤人的利剑,字字诛心。

  我问金靖,“你平时会在意一些别人对你的评价吗?比如戏精啊,用力过猛之类的?”

  「我今年参加《欢乐喜剧人》后学到的一课,不要太在乎输赢这件事,以及一些评价,不管这些评价是好的还是坏的。」

  「比如我们在第一集被淘汰,当时比赛已经进入了中后期,能晋级的名额已经很少很少了,当时我们也预料到可能和谁比都会输,所以我选了一个注定和他比会输的人,索性直接挑战张云雷。」

  「包括后来的复活赛,其实我都是很抗拒的,因为我觉得文艺作品你是没有办法去比的,而且毕竟是一个比赛,输了还是会很难过。包括其实马老师都在劝我说,你应该要去,因为这是你的舞台。」

  「和太在乎输赢一样,当我开始思考别人的评价时,它们会打乱我,当然不是说不去听取别人的意见,只是这些东西,太容易影响我自己的步伐和心智了。」

  对于现在的明星来说,入行的门槛,真的是学会一个叫做屏蔽的技能,金靖告诉我,其实这个行业本身就是一个很容易迷失自我的地方。

  毕竟如果自己都不知道哪些话该听,哪些话不该听,你不一定能活成别人心中期待的样子,但是你一定会变得越来越不像你自己。

  “所以你作为一个摩羯座,你应该是一个内敛的人,那做喜剧表演,你会觉得这和你性格方面有所冲突吗?”

  在我的定义里,其实每一个演员从站在镜头下的那一刻起,做的最多的一件事除了散发魅力之外,就是取悦和用力达到大众为这份职业划定的标杆和界限。

  每一个观众都是一个审判者,明星都是糖,你得到了审判者的喜欢,你就能多被舔几口,都在大众的记忆线中留存几秒。但显然,金靖并不赞同这样的“取悦”。

  「我做任何的表演其实都是为了取悦自己,我从来都没有远大的目标,去取悦一些什么样的人,我只是想让大家高兴,这才是我做喜剧的意义。」

  「我们在做任何的喜剧作品的时候,其实很多人都会说,你们的出发点真的都很奇怪,很多导演,编剧,在作品没有诞生的初期都会和我们说,你们这个题材我觉得不行,但最后我们都会坚持。」

  「因为我喜欢这个,我也不在乎观众喜不喜欢,我觉得自己快乐最重要。包括很多人可能会说,哇你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演风格,你怎么会想这么去演这个东西,因为这么演我最舒服,最高兴。」

  「所以取悦自己,才是我做喜剧的起点。」

  每一个表演者都拥有自己的程式化,大到自己和观众角色的灵魂联结方式,小到如何在镜头前如何不用眼药水三秒钟哭的梨花带雨。

  但金靖所信奉的表演准则,其实就是她自己的真实。

  不为取悦任何人,也不为了任何的效果去给自己的作品杜撰或者捏造,她把生活和舞台的边界,无限的模糊化。

  舞台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和生活里相比,舞台上的她,可能也只是卷了头发,或者多做了一个几小时的妆发。

  在台上每一个放声大笑甚至是大家口中用力过猛的,不是喜剧演员金靖,而是金靖本人。

  其实相比于舞台上的鲜活,很多人都很好奇,生活里的金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毕竟大多数人很难把“政法大学毕业生”的身份,和喜剧女演员无缝衔接起来。

  “你好像是政法大学毕业的吧,去演喜剧这件事,算是你生活里的意外吗?”我问。

  「其实我觉得,不是说我是政法大学的然后去演了喜剧很怪,其实我从小到大在班里演小品啊,我在朋友里也都是个好笑的人,所以其实我考上了政法大学才是一件比较奇怪的事。」

  「然后我在大学里就认识了刘胜瑛,一起做喜剧,表演到了现在。前几天我们一起回上海参加同学聚会,发现很多以前剧社的或者是之前一起做即兴剧的朋友,他们都因为生活中各种现实的问题,就没有在做喜剧这件事情了。但我和刘胜瑛居然一直莫名其妙的在做这件事,还做成了自己的事业。」

  「昨天晚上,我大学里一个不怎么说话的同学,突然发消息给我说,发现你们和大学的时候真的一点都没有变,就这句话让我觉得真的太棒了,我还是那样,爱疯,爱玩,生活并没有给我们当头的棒喝,生活一直在回报我们很好的东西。」

  这应该就是“刘金岁月”的开始了吧,金靖和刘胜瑛最幸运的事,大概就是在追梦的路上一直都与现实的残酷稍微偏离。

  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不用过分的担忧,也不用过分的苛责自己。

  “我有看你之前做的vlog,真的很好玩,你妹妹真的超级可以,所以你为什么想要做vlog。”

  「因为大家都流行在做,所以我就做了哈哈。」

  「就觉得这个形式挺有意思的,因为它也是一个真实的纪录,好玩的点在于,你在拍的时候会想,哎这段可以吗,结果剪辑拼出来一个这个东西就觉得,哇,还不错,真的太神奇了。」

  “所以你觉得,舞台上和生活里的你,最大的关联是什么?”现在太多演艺圈里的人设崩塌,都来源与生活和舞台的反差。

  「因为我不是专业的科班出身,所以我在舞台上用到的,其实都是我在生活中的经历,我没有很多专业学表演的人,程式化的东西。」

  「我在生活中一直是这个状态,平时说话,玩真的很疯,才被别人发现,所以我在舞台上要继续沿用这样的状态,一切依靠我的本能去表演。」

  「舞台给了我生活中无数安放的疯狂,一个很好的归宿,顺理成章的有了一个发泄的出口。」

  所以其实,生活里的金靖,和我们看到镜头里的金靖,真的没有什么不同。

  恰恰相反,这样的零反差的背后,是生活赋予了她表演的底色,也赋予了她的特别。

  舞台极致了生活化的她,把她打磨的更加耀眼。

  每一个信奉生活的女孩未必会得到生活的宽容和偏爱,但是一定能得到一些与众不同的感悟。

   

  在整个对谈的过程中,金靖不断的强调自己是一个平凡而普通的人。

   

  我问她,如果有一天能去演电影了,你想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啊?

  她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

  「我其实没有什么想要尝试的角色类型,我只能演好我自己,假如我被安排去演一个公司职员,那我演出来的也一定是我这个版本的公司职员。我谁都可以演,但是都是那个职业版本下的我。」

  每一个人生来最可贵的事情不是坚信自己的特别,而是可以在漫长的时光里去接受自己的普通。

  而金靖做到了,在她的眼里,自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普通不会妨碍一个人发光,平庸才会。

  普通其实永远都不等于平庸,无论是在充满戏剧程式的舞台上,还是时而有些无聊的生活里。最难扮演,也最难参透的角色,就是我们自己。

  我想不出一个标签可以去定义她,奇葩说的小片演员?喜剧能手?还有很多人曾经给金靖贴上的标签,包括了南方喜剧代表,女性喜剧代表,90后新生代喜剧代表,种种责任和压力并重的标签。

  金靖从这些标签里,都巧妙的抽离了,留下了她无可替代的普通。

  能定义她的词汇,只剩下她自己的名字了吧。

  作者:吴阿赞,春天就应该写写画画喝喝茶。

  你眼中的金靖是怎么样的人?

  有什么想对她说的?

  在留言区告诉我们吧!

  ⬇️星?标七门,不错过我!⬇️

文章标题: 金靖 :《奇葩说》里这个用力过猛的女孩,其实真的很猛
文章地址: http://www.yxdljj.com/article-95-192619-0.html
文章标签:真的很  奇葩  用力
Top